成本低利润高的行业_成本低利润高的生意_成本低利润高的小商品

破坏长江生态环境资源非法采砂牟利40万元,赔偿200万元

导读 : 对破坏长江生态环境资源的不法分子,检察院在对其严厉打击的同时,还通过公益诉讼提高其违法成本——牟利40万元,赔偿200万元6月5日,世界环境日当天,江苏省南京市...


  对破坏长江生态环境资源的不法分子,检察院在对其严厉打击的同时,还通过公⊙益诉讼提高其违法成本—⿳—牟利40万元,赔偿200万元

  6月5日,世界环境日当天,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检察院得到消息,由ι该院提起的徐静海等三人非法采砂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二审法院作Ю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至此,该起案发于国家重点航道工程附近的非法采砂案,历经两年时间,刑事诉讼指控和公益诉讼请求均得到法院支持,有力地保障了长江南京以下12.5米深水航道安全。

  非法采砂

  危及重点工程安全

  长江南京以下12.5米深水航道工程是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二五”规划及“十三五”规划明确的重大工程,是我国内河水运投资规模最大、技术和建设环境最复杂的重点工程。2015年5月,国家发改委发文同意建设长江南京以下12.5米深水航道二期工程,建成以后,未来5年内5万吨海轮可以直达南京港,能够大幅提升长江黄金水道江海联▓运、江海直达运输水平。

  2017年5月,长江南京以☆下深水航道工程指挥部出具《关于采砂船在深水航道工程区域进行采砂的情况通报》,指出长江南京以下12.5米深水航道工程已经施工结束,§但发现有来历不明的采砂船进行采砂作业,其中最近的采砂坑离所建工程丁坝只有十几米,如不尽快控制,将对航道整治建筑物护底和坝体结构安全造成严重威胁,并影响二期工▶程的治理效∕果,建议↘公安机关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

  接到通报后,公安机关经过缜密侦查,将在这一国家重щ点工程附近江域进行非法采砂活动的徐静海、۞۞王前军、王行福等人抓获归案。公安机关≮≯查明,2017年4月至6月间,徐静海在未取得采砂许可证的情况下,利用改装的采砂船,雇用王前军、王行福等人在长江117浮、118浮锚地附近进行非法采砂活动,并将采集到的江砂出售给他人谋利。根据调查取证情况,公安机关认定徐静海伙同王前军非法采砂11次,出售后获利21万余元,徐静海伙同王行福非法采砂30余次,出售后获利26万余元。

  据徐静海、王前军等人交代,长江流域禁止采砂的相关规定,他们是知道的,但在利益诱惑下,还是走上了违法之路。

  2017年9月10日,公安机关将徐静海、王前军以涉嫌非法采矿罪移送鼓楼区检察院审查起诉。经鼓楼区检察院指控,2018年1月20日,法院以非法采矿罪判处徐静海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10万元,判处王前军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5万元。徐静海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后二审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徐静海的上诉,维持原判。

  主动担当

  启动公益诉讼程序

  2018年4月23日,公安机关以涉嫌非法采矿罪将另案处理的王行福移送鼓楼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在审查起诉徐静海、王前军、王行福等人非法采砂ю案的过程中,鼓楼区检察院研究后认为,该案发生在长江流域,而长江作℃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其水资源、渔业资源、江砂资源等都属于不特定多数人享有的国家和公共生态资源,属于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徐静海等人的行为已损害了国家和公共利益。

  “我们检察机в关不仅承担着刑事公诉职能,还承担着保护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的职能,对于损害长江生态环境资源的犯罪行为,不仅要打击不法分子,更重要的是要修复受损的生态环境资源。”鼓楼区检察院检察长朱赫要求民行部门从民事公益诉讼的角度跟进调查。根据该院党组的部署和安排,在对徐静@海等人非法采砂案进行刑事й审查的同时,该院分管民行工作的副θ检察长曹莉莉带人迅速展开民事公益诉┓讼初查相关工作。

  对于长江流域的非法采砂к案件来说,提起公益诉讼是一个新的探索和尝试,不仅无先例可循,而且相关的法律规范较少,鉴定标准也无明确依据,办理难度较大。为了进一步核实受损的生态环境资源情〒况,该院检察官先是前往承办案件的长江航运公安局南京分局,调取了≮更为详细的资料,了解非法采砂活动的地点、手段、设备等情况,随后又走访了南京以下深★水航道建ミ设工程指挥部,了解案发『时段、采砂地点精确位置、形成的采砂坑、采砂地点周边水文条件以及与在建工程护底、护岸的距离等情况,为√后续的损害评估奠定基础。

  多方沟通

  破解鉴定评估难题

  要提起民事公益诉讼,最重要的是要准确评估修复受损生态环境资源所需要的赔偿费用,ъ具体到该起案件中,就是要确定非法采砂活动对长江生态环境资源所造成的损失,进而评估修复费用。为此,鼓楼区检察院办案人员带着先前调查得来的资料,走访了多家鉴定机构和研究机构,但结果却不容乐观,没有机构愿意接受委托进行评估。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主要基于两方面的因素,一方面是非法采砂类公益诉讼案件没有明确的鉴定机构和鉴定规范,加之非法采砂不仅破坏江砂资源,还破坏了水资源、渔业资源等其他资源,一家鉴定机构难以准确评估生态损害赔偿费用,另一方面是由于非法采砂是团伙作案,利И益交织,牵涉人员较多,有的鉴定机构基于风险考虑,不愿接受委托进―行评估。一时间案件陷入僵局之中,进退两难。

  为打开僵局,有效破解鉴定评估难的关键问题,鼓楼区检察院采取了双管齐下的工作思路:一方面针对评估鉴定机构存有顾虑的两个因素进行研究,寻找可能的评估方式;另一ↁ方面是充分发挥辖区高校和科研院所较多的优势,积极借助外脑,多方走访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๑·ิ.·ั๑共商解决路径。在这关键时刻,由该院牵头成立的鼓▂▃▅▆█楼长江生态环境资源保护联盟成员单位中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给予了强有力的智力支持,从专业角度给出意见建议。

  在此基础上,经过共同努力,鼓楼区检察院创造性地提出了由“多家专业机构和多名专家联合进行评估”的工作思路,得到了相关职能部门和专业机构的一致认可。

  2018年6月5日,鼓楼区检察院召开了专家意见会,邀请河海大学、江苏省淡水水产研究院、长江南京以下深水航道建设工程指挥部、南京市长▲江河道管理处&┌、镇┊┋江市水利局等单位的9名专┍家参会,围绕徐静海、王前军、王行福等人非法采砂案造成的生态环境资源损害数额进行评╫估。会上,9名来自水利、港航、生态补偿、环评、泥砂、水生物等不同领域的专家根据案件事实,从河势稳定、防洪安全、航道工程、水生态系统等方面提出了专业意见和建议,制定了初步评估★方案。

  之后,经过20余次科学分析和论证,各位专家就该案涉及的非法采砂危害损失定量分析形成了专家意见,并出具了《“528”非法采矿案环境资源等损害评估专家意见评估▓报告书》(以下简称《评估报告书》)。《评估报告书》认定,该案ↅ造成的危害损失不仅包括非法采集的江砂资源,还包括对渔业等生物资∠源、对水资源以及对已建工程安全构成不确定风险的监测成本危害损失,在不考▀虑其他难以量化的危害损害前提¤下,定量分析计算得出该案生态损害赔偿费用最低在207万余元。

  “该起案件中,我们对基于非法采砂行为造成的水资源污染损失进行评估,可以说是公益诉讼领域填补空白式创新性突破,在国内尚属首例。”谈到该起案件的办理,鼓楼区检察院民行部门承办人颇为自豪。


上一篇: 欧盟中国商会发布《中国企业在欧发展报告(2019)》
下一篇: 2018年9月进口棉花14万吨 环比减同比增
隐藏边栏